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高危产妇且已下入院通知 却没床位 医院的管理也太糟糕了吧!

来源: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点击数:    5星

近日,一自称死亡产妇丈夫的网友闫某在网上爆料称,其妻子刘某某临盆在即,黑龙江大庆某医院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接收,结果产妇大出血,因未得到及时救治,导致最后死亡。那么,谁该为产妇之死负主要责任,是大家纷纷谴责的丈夫闫某,还是医院或医生?

闫某爆料:医生已下入院通知 产房以没床位拒收

据闫某网上所述,10月30日8点,其带着妻子刘某某来到涉事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产妇血压170。

9:30,医院医生检查后给产妇下了住院单,当时的入院通知书给出的诊断是,妊娠37+周、瘢痕子宫、先兆子痫。但是到了产科,住院部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接收。

13时左右,产妇羊水破裂,且有出血。期间家属多次向医护人员寻求帮助,但未得到任何回应。

14时左右,产妇被推进手术室。15:30,新生儿因肺部感染、呼吸困难,被送至儿科急救。19:30,产妇被送至重症急救室。

11月5日,产妇去世。家属方面认为,产妇死亡,医生怠慢渎职延误治疗时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院方给出合理解释,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大庆卫健委公布产妇就医完整时间线

11月7日,大庆卫健委介入调查,11月10日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大致如下:

刘某某,39岁。10月30日8时,在丈夫闫某陪同下,刘某某来到涉事医院门诊就诊,医生检查后开具了入院通知单。

9时44分,刘某某夫妇进入住院部,被告知没有床位,可去附近的龙南医院或去其他医院住院。

9时44分至10时43分,刘某某夫妇在住院部一楼大厅多次接打电话,试图联系产科主任高某艳未果,高某艳当时正在做手术,后驾车回家。闫某自述,其间曾联系距该院约20分钟车程的龙南医院,被告知有床位,但未去。

11时20分,高某艳手术后回到科室,了解到科里已有空床。

12时11分,刘某某联系到高某艳。高某艳得知刘某某正在家里吃饭,了解病情后,提醒刘某某有脑出血风险,立即禁食水,马上直接来病房。

13时19分至14时24分,刘某某和闫某再次来到住院部,办理住院手续并做术前准备。(13时25分至13时36分,闫某去办理住院手续,刘某某独自坐轮椅上,在产科病房护士站走廊等候;14时11分至14时14分,刘某某在护士站进行术前准备,医生去产房取多普勒准备听胎心,护士李某一直在电脑前工作未顾及到刘某某。其他时间均有医护人员陪护。)

15时14分,刘某某剖宫产分娩,新生儿因高危入住新生儿病房,刘某某因病情危重接受抢救,后转入ICU病房救治。11月5日6时,刘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涉事相关医务人员已停止工作、配合调查。针对刘某某家属诉求,待尸检报告出具后,大庆市卫生健康委将依照《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有关规定,依法依规界定并追究责任,绝不姑息迁就。

谁该为产妇之死负责?

且不论患者家属在网上陈诉的某些细节,是否存在自我美化,但刘某某临盆在即,且是诊断为“瘢痕子宫合并先兆子痫”的高危产妇,被医院拒诊,是铁的事实。

原则上,孕妇在哪里产检就在那里生娃。虽然刘某某具体在哪家医院产检,没有披露,但目前也没有信息显示不在涉事医院。如果就在涉事医院建卡,临分娩之际让去别的医院,明显失职。产科人数管理,是可以把控建卡量来控制的。如果人实在太多,应该让孕妇去别的医院建卡,而不是分娩时让去别的医院。

瘢痕子宫、先兆子痫的危害之大,这些年的北医三院博士死亡等事件,连普通民众都知道这两个疾病有多凶险。而作为专业的产科医生,以无床为由,让其去一家级别低于自己别的医院生,有以邻为壑之嫌。

通常,对于危重患者,下级医院可以转到上级医院,平级医院之间推,甚至推给下级医院,既不合规矩,也不厚道。据了解,涉事医院是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网友@鼓捣就表示:“我从小是大庆长大的,可以说涉事医院,就好像北京协和医院在北京人心中的地位。我包括我家里人,一旦生病,首选就是去该医院看病。”

医生网友@小医生就表示,在上海的孕产妇管理制度之下,足月先兆子痫这种危急重症(37周后的子痫前期,指南推荐立即终止妊娠,即立即需要分娩),没有一家医院可以拒绝接收入院。没有床位这种事情不存在的,这种病情一定会有加床的。

再则,9点告诉患者家属没床位,11点就有床位了。这至少意味着,能够协调床位,纵然产妇很危重,作为当地最大的医院,并未努力协调。

如此种种,暴露了这家的管理漏洞百出,该为产妇死亡负主要责任的,是涉事医院糟糕的管理体系。

当你看见一只蟑螂的时候,应该有几百几千只蟑螂了。希望这家医院能好好做出整改,做名副其实的三甲医院。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