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替人类将瘟疫挡在身后的抗生素 人类正在亲手毁掉它

来源:    时间:2019年11月19日    点击数:    5星

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场瘟疫,人类生活的家园,须臾就会变成“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人间地狱,轻松收割走成百上千万人的生命。抗生素的诞生,替人类将瘟疫挡在了身后,人类不会再死得过于随机。一些乐观的人士甚至预言,感染疾病已经成为历史。

然而,因为人类毫无节制地滥用,抗生素不仅丧失了部分威力,而且走向了反面。不断出现的超级细菌,让已知所有抗生素束手无策,而人类新开发抗生素的脚步却已停滞多年。这意味着,抗生素构成的堤坝,已经千疮百孔,随时可能崩溃。

2016年,《科学》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哈佛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Roy Kishony实验室的科学家们进行的一项实验,模拟了细菌在较大空间尺度、不同抗生素浓度环境下的生存、迁移、变异情况。科学家们则用缩时拍摄(Time-lapse photography)拍下了整个过程和结果,触目惊心。

实验装置是一个60cm×120cm的矩形盘,由外向中心装有抗生素浓度递增的琼脂。最外层,抗生素浓度为0,次外层为细菌不能生长的最低浓度(1x最小抑菌浓度),中心为1000倍最小抑菌浓度。

琼脂为黑色的背景,大肠杆菌为白色。没有耐药的大肠杆菌将从最外层开始生长,通过不断变异从而对不同浓度的抗生素耐药,逐渐向中心迁移。

最初,次外层就已经是细菌的地狱,一接触立刻就死无葬身之地,在次外层的边界停止了生长,黑白界限分明。而中心1000倍浓度的地带,见不到细菌的任何身影。

约2天后,边界的一小部分大肠杆菌开始变异,产生了最初的抗药性后,然后在多处出现变异,同时向中心地带进军,最红1x最小抑菌浓度区域沦陷。

11天后,细菌已经进入1000倍最小抑菌浓度的中心地带,细菌全战告捷。这意味着,只需11天,细菌就能产生对1000倍最小抑菌浓度的抗生素产生耐药。更换了另一种抗生素后,这个数字更是变成了惊人的10万倍。

实验室里的结果,太过惊悚。现实世界中,细菌耐药有这么恐怖吗?答案是:不容乐观。最坏的情形下,只需20年,细菌变异将使得伤口感染重新变得致命。

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范围内,抗药性已经开始蔓延。2013年,全球约有48万例新发耐多药结核病,占新发结核病例的3.5%。而曾接受治疗的病例为耐多药结核病的比例更是高达20.5%。广泛耐药结核病已在100个国家发现。

还有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的部分地区,已经发现恶性疟疾最佳治疗(基础青蒿素的联合治疗)出现耐药性。

如此种种……

为了保护我们曾经的救命药——抗生素,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11月的第三周确定为“世界提高抗菌药物认识周”,旨在动员每一个人,让医疗工作者、药剂师、政策制定者、科学家和企业界应共同努力,协调行动,以减少抗药性的出现和蔓延。

让我们向研发抗生素的伟大科学先驱致敬,并祈祷人类的自律和科学的光芒可以继续筑起保护人类的堤坝。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如需转载,请联系医纬达客服邮箱:univadiscnhelpdesk@merck.com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