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医生患者向医院讨说法: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救了我的命 但导致我股骨头坏死

来源:    时间:2019年12月04日    点击数:    5星

医患纠纷,顾名思义就是医生与患者之间的纠纷。但是,我们今天要报道的这例医患纠纷有点特殊,患者本是也是一名医生,一名从事脑血管病介入工作的30岁出头的神经内科医生。

2018年,这名医生患者患上了自身免疫性脑炎,曾予以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本以为痊愈出院,身体恢复如初,没想到,半年以后出现了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梦打得粉碎,因此质疑医院的治疗方案没有考虑对其生活质量的影响,希望能讨个公道。

医生患者想讨公道 治疗方案没有考虑生活质量

这位医生患者,自称是浙江台州某医院的神经内科医生李某,给曾经救治自己的医院写了一封公开信,将自己生病治疗的经过,详细地进行了披露,大致如下:

2018年12月,因突发精神行为异常10天,入住浙江省某大三甲医院,被诊断为“自身免疫性脑炎”。

治疗期间,曾予以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甲强龙针500毫克,每日一次),后病情好转出院。

至今年下半年开始,却逐渐出现行走困难、左下肢麻木疼痛,左髋关节活动不利等症状,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

会诊专家认为,考虑为大剂量激素冲击引起的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左侧股骨头坏死3期,右侧股骨头坏死2期。需要保髋手术治疗,如果后期病情进展严重,可能还需进行换髋手术。如若不及时治疗,将面临终身残疾瘫痪可能。

医生患者李某表示,这样的结果显然无法接受!我刚刚从一场重病中康复过来,满怀信心地重新回归到了临床工作,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面对如此灾难性的后果,我心里痛苦万分,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我今年才34岁,正是事业起步发展的黄金时期,但我却可能再也无法身披铅衣从事我所热爱的神经介入工作了,也无法登山、跑步,拥抱大自然,甚至无法怀抱我襁褓中的孩子。

现在的我,每天忍着剧痛,边吃止痛药边挂拐杖,坚持上班。

我是家中顶梁柱,又是独子,上有体弱多病的老父老母,下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大宝刚满2周岁,二宝才满3个月。我背负着巨大的家庭压力,一旦我再次倒下,对整个家庭而言,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这是我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

我作为一位病人,同时也是一名医生,并非忘恩负义之人。我真诚感谢贵院医师,在我病情最危重的时刻收治了我,把我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

但是,贵院作为省内的权威三甲医院,代表着我省最顶尖的医疗技术水平,如果治疗的目的只是为了救命,而不重视病人的生活生存质量,这样的治疗结果无疑是失败的!

并且,贵院在使用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的过程中,未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比如抗凝、活血、他汀降脂等药物保护治疗。在我出院后又未告知及时随访,未明确告知存在股骨头坏死的风险,需定期拍骨盆平片检查。

所以,我在此怀着无比沉重和复杂的心情,诚恳地提出申诉,希望贵院领导能真正重视这件事情,妥善处理,给我本人和我的家庭一份生活下去希望。让作为医生的我能够重新有尊严的昂首站立!

生命和生活质量 该如何取舍?

对于生命垂危的患者,治疗往往难以两全,更多的是生命和生活质量需要有所取舍的两难抉择。

是最大限度地救治生命,还是冒一定的风险,尽量保障以后的生活质量,不同的人,定会有不同的选择。

该事件中的医生患者李某,没法接受自己股骨头坏死的事实,但更应该问一下自己的是,那你能接受自己失去生命的事实吗?

医院是否该为医生患者李某的股骨头坏死负责,关键要看医院治疗决策时,有无征求患者或患者家属的意见。如果是患者家属已经知情同意,医院无需担负任何责任。毕竟,医学本身就不完美。

作为医生,您持李医生向曾经救治自己的医院讨要说法吗?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如需转载,请联系医纬达客服邮箱:univadiscnhelpdesk@merck.com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