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贺建奎未发表论文手稿曝光 满纸荒唐言,一颗无耻心!

来源:    时间:2019年12月05日    点击数:    5星

大约1年前的这个时候,贺建奎基因编辑过的一对双胞胎露露和娜娜出生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学术界和数以亿计的普通民众,都卷入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讨论之中。

1年后的今天,有人将贺建奎曾投给国际顶尖期刊Nature和JAMA的部分论文手稿发给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再次将震惊世人的婴儿基因编辑研究细节展现给大家,再次证实是“满纸荒唐言,一颗无耻心”。

贺建奎未发表论文手稿曝光 满纸谎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将贺建奎的论文手稿,咨询了十余位专家的意见。虽然专家们意见不一,但有一点意见却出奇一致:研究数据无法支持其所得出的结论——基因编辑后的双胞胎对HIV病毒有抵抗力,学术造假确凿无疑。

专家们的其他意见还包括:

婴儿父母可能是在受到压力的情况下,同意参加实验;

基因编辑的获益存疑;

在还没有弄清楚基因编辑可能造成的影响之前,已经开始编辑胚胎。

由于该论文涉及了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公共利益问题之一,即利用技术改变人类遗传的能力,我们节选部分手稿内容和相关专家的评论,供大家探讨。

1、研究数据无法支持结论

在论文摘要的结论部分,贺建奎指出,该研究小组成功地复制了CCR5基因突变,少数人天生携带这种变异基因,对HIV天然具有免疫能力。

但是依据论文的数据,却远远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具体而言,该研究团队并没有复制出CCR5突变基因,反而创造了新的可能对HIV没有抵抗力的突变。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基因组编辑科学家Fyodor Urnov如此评价:公然歪曲实际数据,无疑是“蓄意捏造”。

2、婴儿的父母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据论文草稿叙述,通过清洗精子来实现去除病毒,行之有效。但是,对婴儿的DNA使用CRISPR进行编辑,并不是帮助他们防止从父亲那里感染艾滋病毒,而是让孩子在以后的生活中对HIV免疫。

因此,这个研究并没有给父母或孩子提供明确的、直接的获益。那么,为什么这对夫妇会同意呢?

几位专家认为,贺建奎研究组可能并没有向这些父母阐明这些事。

Eugin Group的科学总监Rita Vassena表示,为了孩子的健康,父母选择接受一些措施,可以理解。但是,在试管婴儿过程中,目前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到避免亲代间的HIV病毒感染,并且已经很成熟,这些夫妻在这一过程中也确实做了洗精,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接受侵入性的基因编辑。

另一位生殖医学专家Jeanne O’Brien则直率地发问:这些夫妇真的没有受到强迫吗?

3、有其他潜在危害

贺建奎研究组采用的CRISPR技术,并非是一个完美的剪辑工具。当试图编辑一个基因时,其他基因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论文中,贺建奎的团队也描述,他们确实发现了一个“脱靶”。

问题是,这一个“脱靶”是在胚胎发育早期某阶段的部分样品中找到的,后期或者样品之外的其它细胞上,是否还能观察到脱靶,就不得而知了。

Fyodor Urnov教授表示,如果没有检查每一个细胞,就不能确认它没有脱靶,研究掩盖了这一问题,而这个问题恰恰就是胚胎编辑中的一个关键问题。这种歪曲实际数据的行为,简直是赤裸裸的谎言。

基因编辑 我们并不想要的一周年

2019年11月15日,Jennifer Doudna教授在顶级科学期刊Science发布了一篇题为《基因编辑,我们并不想要的一周年》的文章。

文章中,Jennifer Doudna教授仍旧对贺建奎事件难以释然:

他的冒险和进行不必要的研究,震惊了世界,并且无视我和我的同事以及美国美国国家学院科学和医学协会先前关于禁止编辑人类生殖细胞的呼吁。尽管编辑人类胚胎相对容易,但要做好并为受试者的终身健康负责,难于上青天。应确保负责任地使用基因组编,这样才能使CRISPR技术实现改善千百万人的福祉,并实现其革命性的潜力。

或许,这也是对贺建奎事件发生一周年,最恰当的注解:基因编辑,我们并不想要的一周年!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