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被砍伤84天后陶勇出院 砍人者并未道歉

来源:    时间:2020年04月17日    点击数:    5星

近日,在伤害事件发生整整84天后,陶勇终于出院了。他的左手还没知觉,日常生活非常不便,能否回手术台还未知。目前,伤人者及其家人并未出面道歉。对于医生来说,既要有菩萨心肠,也要有金刚护法。

受伤医生出院 砍人者未道歉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陶勇医生在出门诊时,被诊治过的患者崔某砍伤,造成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骨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毫升。

4月13日,在长达近3个月的住院治疗后,陶勇医生终于出院。目前,他的左手还没知觉,日常生活也非常不便,全天24小时、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戴着支具。对此,陶勇医生表示:“一开始有点不太适应,但是很快就过渡过来了。”

然而,时间过去这么久,陶勇医生并没有等到崔某或其家人的道歉。“不把自己埋在仇恨之中,不代表我可以宽容他、谅解他,否则,这也是对其他医务工作者的道德绑架。”陶勇直言,从法律层面来说,他要求严惩凶手。

保护自己 才能更好地保护病人

陶勇师从眼科权威黎晓新教授,35岁即升任副主任医师,多年来专攻葡萄膜炎的治疗。受伤前的他因为热情、有技术,又经常为患者着想,被患者称为“万里挑一的人”,和曾经的很多病人都成为了朋友,至今还有联系。

在得知陶勇受伤后,这些病人和家属都在第一时间给他发来了微信,甚至有病人家属要将自己的手捐给他……这所有的善意都让他心怀感激,“人的一生有时候会遇到打击、灾难和坎坷,但是也会有很多阳光、雨露和支持,所以我很感恩。”

此次的伤害依然让陶勇心有余悸,也很后怕,因为差一点就“命丧黄泉”。他说如果还能再次返回手术台,那么首先要做的是学会保护自己,这样才能更好地去帮助病人。

伤医事件的频繁发生,让立法加快了进程。3月26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对《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草案)》进行一审。该草案提出,医务人员在人身安全受到暴力威胁时,可以采取避险保护措施,回避对就诊人员的诊疗。

在陶勇看来,安检的确可能是目前降低恶性伤医事件最可行的办法。

公开伤后心路历程 重返手术台并不乐观

问:身体恢复情况如何?能否重回手术台?

答:左手在被动状态的时候还算柔软,主动的运动状态下还是不太行,左手几乎没有任何知觉。对于是否能重回手术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由于左手的神经两处被砍断,重新长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更麻烦的是,靠一只手没办法完成穿衣服、拧毛巾洗脸等这些事,回家后只能靠家人帮忙。

问:如何适应从医生变成了患者这种变化?

答:当然每个人在面临疾病和打击的时候,表现是不尽相同的。心态很重要,自己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遇到事情的时候,喜欢往好处想。之前出诊看病人时,也会尽量引导病人往好的方面去想。在面对疾病和伤痛的时候,一定要有好心态。所以,轮到自己的时候,就乐观面对吧。伤的是左手,右手还可以,还能拿筷子吃饭,还能够做很多事情。

问:在住院期间,心情最灰暗的是什么时候?是否有无法忍受的时候?

答:事情发生后的第一个星期是最难受的,因为有脑水肿、脑出血,加上要输很多液体,左手又没有知觉,哪里都难受。一般情况下还是忍一忍就能过,忍不了也不能咬舌自尽,人总是要能忍受得了倒霉的。不过这一个星期之后,就慢慢没那么难受了。

问:这件事情是否对从医之路有比较积极的影响?

答:当时自己还只是研究生,因为已经有医师证,也从事了部分临床工作。患者是最好的老师,从患者身上能学到很多人性的坚强,所以尽管这个疾病是慢性病且折磨人,但从他们不屈不挠的精神上,就会受到很大的鼓舞。

问:是否有放弃医生这份职业、或者说放弃公立医院,去私立医院工作的想法?

答:在现有医疗投入不够的情况下,医生护士的待遇普遍偏低,所以国家已经开始推行多点执业。在公立医院更多的就是奉献,因为不挣钱;在私立医院,给患者做手术或者看病挣钱,更多的是一份职业,而不是一份事业。没想过完全放弃公立,因为人生的选择没有标准答案,在私立医院工作,可能环境好,会比较安逸,但就失去了人生追求的高度和学医的意义。

问:医疗界有句著名的话,“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但是作为患者,每一次就医,都会希望自己以最快速度痊愈。那么,作为一名医生时怎么理解这句话,当角色转变为患者,又是怎么理解?

答:在这个事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钱的问题。从本质上来说,医疗本身确实具备着不可预知性,这点跟上学很像。就像老师没法保证你的孩子最好能上什么大学,因为中间的可变因素太多。但是涉及了钱,病人就容易把这个事看成一件商品。可以让真正的良心企业、一些好的民营医院作为公立医疗的补充。大夫可以出私家门诊,这样也能达到一个平衡。

问:家人对于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如果有一天孩子问起,会怎么和他说?

答:家人对自己还是鼓励和安慰居多。至于孩子,现在还小,对这些事情还没有概念。如果他问起,那要看他当时的年龄,如果成年了,就正常说。因为这个社会既不是性本善,也不是性本恶,善恶都在人心之中。就看你怎么去引导。对于孩子来说,会告诉他,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单纯美好,但也不是那么的邪恶。

尽管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已经规定了对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的保护以及对“医闹”、“伤医”行为的打击,但此类恶性事件仍然屡禁不止。一个眼科领域顶级专家,也是无数患者陷入黑暗之中的希望,就这样被伤害了。

希望能有相关法规政策得以实施,对于暴力伤医犯罪嫌疑人,应当依法严惩,以示法律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不要再让暴力伤医事件寒了医务人员的心。

 


(环球医学编辑:余霞霞)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