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德阳女医生自杀案开庭 如何驯服网络暴力这只“魔兽”?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0年08月06日    点击数:    5星

700多天过去了,“德阳安医生自杀”事件余波未平。这是一场因泳池“碰撞冲突”引起的自杀事件:2018年夏天,安医生夫妇与13岁的初中生罗佳(化名)在泳池里发生冲突后,调解无果,两家矛盾不断升级。罗母把泳池监控视频提供给媒体,安医生夫妇的信息随即被人肉,整个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

5天后,35岁的安医生和家人说外出有事,驾车出了小区后,在车里吞下500片扑尔敏后离世。自杀前,她发短信给调解民警:“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我对整件事负责,一条命顶一个心理创伤够了吗?”

泳池冲突 意外升级

2018年8月20日晚,安医生一家三口在家附近的泳池游泳时,与13岁初中生罗佳发生了“碰撞”。

监控视频显示,当日19时44分,安医生在泳池游泳时,迎面遇上了两名男生。安医生与其中一男生发生“碰撞”,停顿了几秒后,她转身游走了。突然,乔伟(化名)游了过去,抓住这名男生摁了下去,等男生露出水面后,他又顺手拍他了一巴掌,泛起一串水花。

关于视频上这一幕,双方至今说法不一。

乔伟说,妻子转身游走后,男生朝她头上吐口水,他觉得是对妻子的侮辱,所以才动手打了男生。罗佳的母亲潘某的说法是,儿子当时是标准的蛙泳,一上一下,不小心跟安医生发生“碰撞”,对方“哎哟”一声游走后,“我儿子对着她做了一个鬼脸,游泳时嘴巴里的水流了出来。”

调解无果,两家矛盾升级,孩子家长把泳池监控视频提供给媒体,安医生夫妇的信息随即被人肉。一时间,整个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

5天后,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安医生自杀身亡。

这时,网友开始对另一方男孩家人进行人肉搜索,短信、电话诅咒、谩骂……

安医生之夫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向警方报案

乔伟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向警方报案,希望追究罗家人的刑事责任。案子2019年7月已移交到德阳绵竹市人民法院。

法院开了5次庭前会议。8月5日,绵竹市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此案。

乔伟表示,没有什么诉求,希望依法办案,谁做了什么事,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相应地去承担就可以了,给社会一个交代,给家人一个交代。

乔伟说:“这个事她错在哪里,她啥都没做,她就是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了。她之前也没有经历过这种网络暴力,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些。”

对于对方一家经历的网络暴力,乔伟认为,在此事件中,没有赢家都是输家。“那个学生,他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他能做什么?我现在很客观的说,一个未成年人,犯点错误不可怕,当时就是家长的不理智让事情演化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把这个事情闹这么大,这个在庭前会议上也有展示证据。本来也是个小事。对于那个学生,我打他了,是我的问题,当天我就有向他道歉,他也接受了,我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罚款、拘留、甚至判刑,我都愿意承担,也不至于把一条人命搭进去。但是他们把视频放到网上,发展成了道德绑架、网络暴力。”

驯服网络暴力这只“魔兽” 必须依靠法律

安医生去世了,三名泄露安医生个人信息的网民也正在遭受刑法的追究。自以为“正义”的人肉搜索和网络暴力,带来了死亡的悲剧,也给两个家庭带来了无法抹去的伤痛。

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如此接近。如今,网络暴力已然成为失控的野兽。

言论应该是有边界的。舆论场里的风暴,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严重后果。

日本体育明星、23岁的跳台滑雪世界冠军高梨沙罗说:“语言既能治愈人,也能像刀一样伤害人。不同的人,听到之后感觉也会不同。正因如此,在说话之前,哪怕是一瞬间也要考虑对方和接下来的事。”

只有法律能制伏网络暴力这只“魔兽”。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守住法律的底线,不实施网络暴力,是在保护别人,也是在保护自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