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药品耗材水分榨干 给医生涨工资会提上日程吗?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数:    5星

心脏支架从均价1.3万元左右降至700元左右;骨科耗材最大降幅达94%;二甲双胍一盒100片价格不到5元;国家医保目录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逾50%……如今,随着各种集采结果和谈判结果的尘埃落定,药品耗材水分基本被榨干,高毛利时代结束了!

毫无疑问,对于“超过十万就不治了”的庞大普通百姓,是绝对的利好。但在中国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体制下,医生的劳动价值根本得不到市场化体现,形成了“以药养医”“以耗养医”的畸形补偿机制。现在药品耗材水分被榨干了,医生价值如何体现呢?老百姓是用得起耗材吃得起药了,但就怕以后找不到愿意做手术的医生了……

灵魂砍价后 药品耗材水分被榨干

2020年11月5日,“国家队”组织的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首次开标,心脏支架从均价1.3万元左右降至700元左右,曾经上万几千的冠脉支架进入百元时代。

2020年11月14 日,淄博牵头的山东七市高耗值集采结果公布,拟中选骨科创伤类产品平均降幅 67.3%,其中单个产品最大降幅达94%,血液透析类产品平均降幅35.2%,单个产品最大降幅 66%。

2020年11月20日,第三批国家集采药品在上海落地。上海多家三甲医院内分泌科的医生在给患者开药时纷纷感叹:“(这价格)太刺激了!”集采后,不少进口原研药开不出了,取而代之的是2个“便宜得让人不敢置信”的国产二甲双胍常释片剂:一种是一盒10片,价格不到2元;另一种是一盒100片,价格不到5元。

2020年12月8日,河北省发文征求意见,一次性输液器类和静脉留置针类也要带量采购,约定采购量按“价格最低产品占主要约定采购量,其他中选产品约定采购量按照价格从低到高逐渐减少”的分配原则确定。

2020年12月28日,国家医保局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2020年医保目录谈判情况。本次调整,共对162种独家药品进行了谈判,其中包括目录外药品138种和目录内药品24种。经过谈判,共119种谈判成功,其中目录外谈判成功96种,目录内谈判成功23种。谈判总成功率为73.46%。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50.64%。

……

此前,在国内,不管是药品还是耗材,销售模式多是借助代理分销,通过返利和回扣来争夺医院市场,其中水分很大。通过药品和耗材的集中采购,谈判议价,没有任何缓冲地带,价格犹如做过山车一般,直冲谷底,水分被榨干。

水分被榨干后 医生能合理合法地赚取阳光收入吗?

当前,新冠疫情挥之不去,公立医院患者大幅缩水,公立医院和医生们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医生们更是没有料到,由国家主导的这些药品和耗材的集采,会一下子挤干价格里几乎所有的水分。

对于高年资、已经到达职业晋升最高点的医生,药品和耗材水分被榨干后,影响的可能只有收入。然而,对那些底层的住院医和主治医们,影响的不只是眼下的收入和生活,更多是对未来的规划、价值观的冲击及重塑。

药品和耗材价格大跳水后,如何体现医生价值,如何处理好医生的待遇提升问题,始终是绕不过的“坎”。

此前,有医疗界人士曾言:“从医疗服务行业角度来讲,药品耗材价格虚高很难体现医生诊疗价值,也只有将药品耗材的水分挤干,才能让医生、医院合理合法地赚取阳光技术收入,并且为后续DRGs的顺利实施铺平道路。”

当前,药品耗材水分已经被榨干,医疗服务价格能不能补偿性提升呢?医生能合理合法地赚取阳光收入了吗?国家会给医生涨工资吗?

当前,一个冠脉支架从上万降至几百,放支架的心内科医生,穿着几十斤的铅衣,边吃射线边救人。没有一定的经济补偿,大专家们会不会撂挑子,年轻医生们会不会能推就推呢?结婚、儿女教育、房贷……医生毕竟也是普通人,再高尚的追求也会被生活磨灭。

最近,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就在一次主题为《2020说健康》的特别演讲中说道:“如果你又让马儿跑,马儿又吃不到多少草,你还跟他天天谈情怀。老板不要总跟员工谈情怀,老板要总跟员工谈改善你的生活,员工就跟老板谈情怀了。所以我们要给医生最需要的尊重、职业成就感,还有与这个辛苦匹配的收入。”

让医生分享改革成果 才能更好让惠民利民成果落地

药品和耗材的集采,砍断了医生处方权与药品耗材销售之间的直接利益关系,无疑有利于临床合理用药,规范处方行为,净化行医环境,更是惠民利民。但不少专家表示,只有让医生分享改革成果,才能更好地让这项惠民利民的成果“落地”。对此,不少专家建议,进一步完善配套改革措施,并提出以下建议:

1、要及时把降低药品耗材费用腾出的空间用于理顺医疗服务价格,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让医生有正当的收入。通过药品和耗材集采价格的下降,抓住“窗口期”,进行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可以针对耗材单项所应对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

2、医保部门可对集采耗材设置单项绩效考核,按照医院原来使用数量及医保支付金额,结合集采节约额度,拿出部分医保资金,对医院和医生进行奖惩,让医院和医生也能分享改革红利。

3、政府要为医疗行业提供补贴。现如今,公立医院是自负盈亏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如果医院的盈利再受损,就没办法保障职工的工资,所以政府要为医疗行业提供补贴。

4、加快医保DRG/DIP支付改革,改变传统的按项目付费方式,解决重复检查、过度治疗等问题。通过预付费制度改革,把降低耗材使用转化为医院的内生动力,激发医院和医生的积极性。

总之,医生不是“不吃不喝的白衣天使”,医院也不是靠“香客”进奉的庙宇。因此,医生职业不能仅有“公益”的一面,“市场”的一面也必须有!

(环球医学编辑:常路)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