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农村患者是最容易被坑害的群体”这或是毒害患者的甜药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2年01月21日    点击数:    5星

发生在2021年4月的“肿瘤门”事件,经过一番喧闹之后,原本已经渐归于沉寂。近日,因为张医生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说了一句极具爆点的话“农村患者是最容易被坑害的群体”,再掀波澜。

“农村患者是最容易被坑害的群体”

在采访中,张医生先对自己做了一番介绍:出身浙江衢州乡下,北医毕业,擅长肿瘤的综合治疗,工作十几年仍是一名主治。对于自己为何是一名“千年主治”,张医生认为是个人原因。

张医生告诉记者:“这几十年来,我总能听到一些无良医生坑害患者的事情。令我更生气的是,受损更大的都是穷的和地位低的人。可以这么说,农村患者是最容易被坑害的群体,而他们也是最弱势的群体。我总是想到我的父老乡亲,他们的知识水平很低,为了看病倾家荡产。但在医院里,农村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信息不对等是最大的。”

接下来,张医生举了一个实际案例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有位一期肾癌患者,本来发现得早,手术切除就可以治愈。但医生推荐他先做基因检测,再根据检测结果,进行靶向治疗。靶向药很贵,医生建议终身服用。

张医生认为,这是花费最多、效果最差的方案。靶向药可能让他的病情几个月内有好转,却也能让一期肾癌进展为二期或者三期,最终走向死亡。幸运的是,那位患者多方咨询,及时换了医生,做手术治愈了。

随后,张医生重提“肿瘤门”事件中“不那么幸运的患者马某”。张医生表示,之所以曝光他的经历,就是觉得他是农村患者被坑害的典型案例。“马某刚50岁,在青海西宁确诊为AFP(甲胎蛋白)阳性晚期胃癌并肝转移。这种胃癌虽然罕见,恶性程度高、预后差,但如果他在当地医院标准化疗,几乎都可以报销,每个月就自费几千块钱。他的经济条件虽然不好,但完全可以承受。而且从我的经验判断,如果进行标准治疗,马某应该能有一年半左右的生存期,但他却跑去了上海。在上海,他接受了各种昂贵的检查和治疗,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张医生强调了首诊医生的重要性,内外科走错后果严重:“肿瘤外科医生专攻手术,其实对肿瘤用药与综合治疗并不精通,这些都属于肿瘤内科的领域。理想状况下,一名肿瘤患者的药物治疗方案应由内科医生来主导。但一般患者,尤其是农村来的患者不懂这些。如果一名并不适合接受手术的肿瘤患者,首次就诊却去了肿瘤外科,那么他的治疗就有可能会走偏。马某的情况就是这样。”

“肿瘤的治疗有严谨的规范可遵循”

张医生再次坚持了自己以往的观点:“肿瘤作为人类众疾之王,其治疗其实是有严谨的规范可遵循的。在中外权威的治疗指南中,每个阶段都写明了有确凿证据的检查和治疗,对于胡乱修改的方案,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张医生表示:“国家的医保政策也是跟着指南走的。权威指南推荐的标准化疗,现在几乎都可以由医保报销……真的可以花很少的钱,进行正规治疗,并获得很高的生存率。我多次写文章劝肿瘤患者花钱要理性。大多数的高价检查要理性对待,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即使按最少的花费治疗,疗效也差不了很多。”

张医生还表示:“从网上收到的病例,许多标准方案被改得一塌糊涂。我经常看到的是,对肿瘤患者,什么治疗花费高,就给他们推荐什么。”

张医生还说,替患者发声后,很多事情一直都僵持着。这也影响到了医院的同事们,但他们对他的态度比他想象得要好,至少没有责怪他。

但也有一些医生质疑张医生,甚至骂他,还有不少人直接骂他是“叛徒”。

张医生直言:“我认为我不是‘叛徒’,我是在维护医疗公平的正义。当一个医生做的不是医生该有的行为的时候,为什么其他医生不能说出来?”

张医生的言论 或是毒害医疗行业和患者的甜药

对于张医生的这番言论,不少医生网友表示,其描述的不合理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作为一位肿瘤科医生,站出来告诉大家,也可以理解;但不认同其将个人所见所闻,投射到整个医生群体,当做一种群体性的错误去批判。

个人所见是故事,众人的数据是事实。是有医生为农村患者设计昂贵但效果差的方案,但有多少啊?作为一名知名三甲的主治医生,应该对循证医学颇有研究,应先收集一下国内近十年的数据,看看有这样经历的肿瘤患者的比例有多少,再比较一下城乡的差别。用统计数据说话,或更具说服力。

再就是张医生一再呼吁的“肿瘤治疗规范化”,固然大方向没有错,但具体到某个患者,真不是仅凭网上的简单了解和患者的一面之词,就能明断是非对错。

对于晚期恶性肿瘤,临床上依然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治疗方案可以说是又多又杂,效果也难言有多好,而且不同专家观点可能有所不同,甚至有的时候是摸着石头过河,可能这个治疗本身就是一种尝试。

再之,同样的患者,面临生死抉择,选择也不尽相同。有的患者比较保守,希望按照规范来治疗;有的患者则会比较激进,在知道标准治疗疗效不佳的情况下,希望奋力一搏,去争取那为数不多的可能治愈的希望;还有的患者,因为经济原因,只能选择承受范围之内的治疗。

循证医学也一直在强调,在医疗决策中,要将临床证据、个人经验与患者一方的实际状况和意愿,三者相结合。

所以,不宜把临床看病过分简单化,仅凭几分钟的网络会诊,言之凿凿某医生“哪个治疗花费高,就给他们推荐什么”,少了一个负责任的医生该有的谨慎。

再就是,把复杂的医疗问题频频放到大众媒体中来谈论,或许除了博眼球,挑动医患对立,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呼吁加强医疗处置过程中的专业监管,或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事实上,建立更好的专业监管体系,也是相关权威机构正在努力的方向,医保局的成立,DRG和DIP付费推行等等,都是在向这一方向努力。我们也相信,未来的医疗队伍必定会愈来愈纯粹。

倘如按张医生所说,治疗必须都遵循指南,这才是真的医者仁心,否则都被打上“贪财”标签。这言论,初看固然是很正确,处处为患者着想,时时为医疗行业忧虑,而这是不切实际的本本主义,是空洞的高谈,是毒害医疗行业和患者的甜药。


references:“农村患者是最容易被医生坑害的群体”,张医生的最新发声又引发了争议
https://mp.weixin.qq.com/s/cKSNkiVKQiPaCZ5QuT5Vbg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