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看政协委员方来英与众不同解说“分级诊疗”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8年03月14日    点击数:    5星

嘈杂拥挤的大厅、转圈排的长队、很难挂上的号、永远紧张的床位……曾在三甲医院有过就诊经历的患者都有过这样的遭遇。相反,二级医院、社区医院总是另一番景象:病人寥寥无几,很大程度上被周边老年人当做保健室、开药室、注射输液室。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因为社区医院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对此却有与众不同的观点。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将区域中心医院比作“大兵团”作战,而基层卫生机构的特点则是“机动灵活”的小部队,二者应当互补,互相都不可取代对方。然而,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会议分组讨论的间歇,方来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区域中心医院和基层医院其实都是大兵团的一部分,关键在于其角色不同,分工不同。”对于北京市区域中心医院的“爆满”情况,方来英认为一部分也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30%的病人是从外省市来京求医的,其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系列从低到高层级上的转诊,才来到大医院的,这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方来英说。

方来英表示,之所以有人对“分级诊疗”中的基层医疗机构存在偏见,一方面是现实中基层医疗机构建设确实有不到位的情况,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分级”中的“级”理解存在误解。分级诊疗中的“级”不是指水平的高低,而是在医疗体系中不同的分工角色。“我们不能以三级医院的标准来要求基层卫生医疗机构做同样的事,让三级医院来办基层卫生机构,也不一定能办好。”方来英说。

“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是推行分级诊疗最终希望达到的目标,能够使医疗资源分配合理化,达到充分利用。基层卫生服务中心与三甲医院两者是并肩的,不存在高低之分。

我国在2016年4月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后,确定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医师以上级别的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2016年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并部署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以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方便群众就医。2016年末,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指出,到2020年分级诊疗模式初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实现分级诊疗被看做是解决目前中国医患矛盾的关键。

“基层卫生机构所承担的很大一部分职能是社会心理学范畴之内的,比如:高血压患者早上起床后突感觉头痛,家庭医生会仔细询问并检查后为患者进行心理上的疏导,是不是昨天睡晚了,或者跟老伴吵架了等其他因素,并不是只关心病理上造成的疾病,这是基层医疗机构的职责,为群众提供生命周期的一整套服务。在这一点上,基层医疗机构更能体现出人文精神。”方来英表示,这也是医疗体系中包含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大医院的主要职责,大医院的主要职责是治疗高、精、尖的难病,让目前仅有限的医疗资源服务给更需要的人。

方来英表示:“目前北京市的门诊量有30%在基层医疗机构,去年社区门诊量增加了17%,这是很大的进步,说明人民群众有病必须去大医院的思想已经有所改观。分级诊疗正在向前推进。”

 


(环球医学编辑:徐钰琦 )
嘈杂拥挤的大厅、转圈排的长队、很难挂上的号、永远紧张的床位……曾在三甲医院有过就诊经历的患者都有过这样的遭遇。相反,二级医院、社区医院总是另一番景象:病人寥寥无几,很大程度上被周边老年人当做保健室、开药室、注射输液室。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因为社区医院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对此却有与众不同的观点。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将区域中心医院比作“大兵团”作战,而基层卫生机构的特点则是“机动灵活”的小部队,二者应当互补,互相都不可取代对方。然而,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会议分组讨论的间歇,方来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区域中心医院和基层医院其实都是大兵团的一部分,关键在于其角色不同,分工不同。”对于北京市区域中心医院的“爆满”情况,方来英认为一部分也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30%的病人是从外省市来京求医的,其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系列从低到高层级上的转诊,才来到大医院的,这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方来英说。

方来英表示,之所以有人对“分级诊疗”中的基层医疗机构存在偏见,一方面是现实中基层医疗机构建设确实有不到位的情况,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分级”中的“级”理解存在误解。分级诊疗中的“级”不是指水平的高低,而是在医疗体系中不同的分工角色。“我们不能以三级医院的标准来要求基层卫生医疗机构做同样的事,让三级医院来办基层卫生机构,也不一定能办好。”方来英说。

“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是推行分级诊疗最终希望达到的目标,能够使医疗资源分配合理化,达到充分利用。基层卫生服务中心与三甲医院两者是并肩的,不存在高低之分。

我国在2016年4月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后,确定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医师以上级别的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2016年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并部署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以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方便群众就医。2016年末,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指出,到2020年分级诊疗模式初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实现分级诊疗被看做是解决目前中国医患矛盾的关键。

“基层卫生机构所承担的很大一部分职能是社会心理学范畴之内的,比如:高血压患者早上起床后突感觉头痛,家庭医生会仔细询问并检查后为患者进行心理上的疏导,是不是昨天睡晚了,或者跟老伴吵架了等其他因素,并不是只关心病理上造成的疾病,这是基层医疗机构的职责,为群众提供生命周期的一整套服务。在这一点上,基层医疗机构更能体现出人文精神。”方来英表示,这也是医疗体系中包含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大医院的主要职责,大医院的主要职责是治疗高、精、尖的难病,让目前仅有限的医疗资源服务给更需要的人。

方来英表示:“目前北京市的门诊量有30%在基层医疗机构,去年社区门诊量增加了17%,这是很大的进步,说明人民群众有病必须去大医院的思想已经有所改观。分级诊疗正在向前推进。”

 


(环球医学编辑:徐钰琦 )
嘈杂拥挤的大厅、转圈排的长队、很难挂上的号、永远紧张的床位……曾在三甲医院有过就诊经历的患者都有过这样的遭遇。相反,二级医院、社区医院总是另一番景象:病人寥寥无几,很大程度上被周边老年人当做保健室、开药室、注射输液室。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因为社区医院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对此却有与众不同的观点。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将区域中心医院比作“大兵团”作战,而基层卫生机构的特点则是“机动灵活”的小部队,二者应当互补,互相都不可取代对方。然而,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会议分组讨论的间歇,方来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区域中心医院和基层医院其实都是大兵团的一部分,关键在于其角色不同,分工不同。”对于北京市区域中心医院的“爆满”情况,方来英认为一部分也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30%的病人是从外省市来京求医的,其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系列从低到高层级上的转诊,才来到大医院的,这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方来英说。

方来英表示,之所以有人对“分级诊疗”中的基层医疗机构存在偏见,一方面是现实中基层医疗机构建设确实有不到位的情况,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分级”中的“级”理解存在误解。分级诊疗中的“级”不是指水平的高低,而是在医疗体系中不同的分工角色。“我们不能以三级医院的标准来要求基层卫生医疗机构做同样的事,让三级医院来办基层卫生机构,也不一定能办好。”方来英说。

“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是推行分级诊疗最终希望达到的目标,能够使医疗资源分配合理化,达到充分利用。基层卫生服务中心与三甲医院两者是并肩的,不存在高低之分。

我国在2016年4月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后,确定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医师以上级别的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2016年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并部署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以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方便群众就医。2016年末,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指出,到2020年分级诊疗模式初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实现分级诊疗被看做是解决目前中国医患矛盾的关键。

“基层卫生机构所承担的很大一部分职能是社会心理学范畴之内的,比如:高血压患者早上起床后突感觉头痛,家庭医生会仔细询问并检查后为患者进行心理上的疏导,是不是昨天睡晚了,或者跟老伴吵架了等其他因素,并不是只关心病理上造成的疾病,这是基层医疗机构的职责,为群众提供生命周期的一整套服务。在这一点上,基层医疗机构更能体现出人文精神。”方来英表示,这也是医疗体系中包含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大医院的主要职责,大医院的主要职责是治疗高、精、尖的难病,让目前仅有限的医疗资源服务给更需要的人。

方来英表示:“目前北京市的门诊量有30%在基层医疗机构,去年社区门诊量增加了17%,这是很大的进步,说明人民群众有病必须去大医院的思想已经有所改观。分级诊疗正在向前推进。”

 


(环球医学编辑:徐钰琦 )
嘈杂拥挤的大厅、转圈排的长队、很难挂上的号、永远紧张的床位……曾在三甲医院有过就诊经历的患者都有过这样的遭遇。相反,二级医院、社区医院总是另一番景象:病人寥寥无几,很大程度上被周边老年人当做保健室、开药室、注射输液室。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因为社区医院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对此却有与众不同的观点。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将区域中心医院比作“大兵团”作战,而基层卫生机构的特点则是“机动灵活”的小部队,二者应当互补,互相都不可取代对方。然而,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会议分组讨论的间歇,方来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区域中心医院和基层医院其实都是大兵团的一部分,关键在于其角色不同,分工不同。”对于北京市区域中心医院的“爆满”情况,方来英认为一部分也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30%的病人是从外省市来京求医的,其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系列从低到高层级上的转诊,才来到大医院的,这符合分级诊疗的规律。”方来英说。

方来英表示,之所以有人对“分级诊疗”中的基层医疗机构存在偏见,一方面是现实中基层医疗机构建设确实有不到位的情况,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分级”中的“级”理解存在误解。分级诊疗中的“级”不是指水平的高低,而是在医疗体系中不同的分工角色。“我们不能以三级医院的标准来要求基层卫生医疗机构做同样的事,让三级医院来办基层卫生机构,也不一定能办好。”方来英说。

“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是推行分级诊疗最终希望达到的目标,能够使医疗资源分配合理化,达到充分利用。基层卫生服务中心与三甲医院两者是并肩的,不存在高低之分。

我国在2016年4月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后,确定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医师以上级别的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2016年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并部署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以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方便群众就医。2016年末,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指出,到2020年分级诊疗模式初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实现分级诊疗被看做是解决目前中国医患矛盾的关键。

“基层卫生机构所承担的很大一部分职能是社会心理学范畴之内的,比如:高血压患者早上起床后突感觉头痛,家庭医生会仔细询问并检查后为患者进行心理上的疏导,是不是昨天睡晚了,或者跟老伴吵架了等其他因素,并不是只关心病理上造成的疾病,这是基层医疗机构的职责,为群众提供生命周期的一整套服务。在这一点上,基层医疗机构更能体现出人文精神。”方来英表示,这也是医疗体系中包含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大医院的主要职责,大医院的主要职责是治疗高、精、尖的难病,让目前仅有限的医疗资源服务给更需要的人。

方来英表示:“目前北京市的门诊量有30%在基层医疗机构,去年社区门诊量增加了17%,这是很大的进步,说明人民群众有病必须去大医院的思想已经有所改观。分级诊疗正在向前推进。”

 


(环球医学编辑:徐钰琦 )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